密集挑衅中国、插嘴台湾事务:日本刮起右倾之风
日本在中美之间保持相对平衡的外交政策可能要变了……最近一个多月,日本高官又密集挑衅中国,频频“插嘴”台湾事务:防卫大臣岸信夫在国际会议场合以及接受媒体采访时大谈“台湾的和平与稳定跟日本直接相关”;副防卫大臣中山泰秀大放厥词,声称“要?;ぬㄍ逭飧雒裰鞴摇?。日本似乎正紧跟美国,越来越露骨地展现对华强硬。

    继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一再“插嘴”台湾议题后,日本副防卫大臣中山泰秀又大放厥词,称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带来的威胁与日俱增,声称“有必要意识到北京在对台湾施压”,“要?;ぬㄍ逭飧雒裰鞴摇?。

    据路透社报道,中山泰秀是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演讲时发表上述言论的。他说,包括日本和美国在内的多数国家,从上世纪70年代以后遵循一个中国原则,但不知道那个判断是否正确。中山泰秀宣称,“民主国家之间必须互相?;ぁ?,“万一台湾发生不测,有美军驻留的冲绳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中山泰秀还称在太空、导弹、服务器以及核力量等方面,中国的威胁正在上升,强调“(应对意识)必须觉醒”。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批驳道,日本个别政客无视中国和平发展事实,无理指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包括正常的国防建设,渲染所谓“中国威胁”,公然挑动大国对抗,为曾犯下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日本搞军事松绑找借口,居心险恶,极其不负责任,也十分危险。这个政客还公然将台湾称为所谓“国家”,严重违反中日联合声明等四个政治文件原则,严重违背日方迄今多次作出的“不将台湾视为国家”的郑重承诺。中方要求日本政府就此作出明确澄清,确保不再发生此类情况。

    随后,日本政府发言人、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他了解到这是中山“个人的想法”,不代表日本政府立场,日本政府不将台湾看作“国家”,“一个中国”的立场从未改变。

  日本近来频频插嘴台湾事务。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说,台湾的和平与稳定与日本“直接相关”,日本正在密切关注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关系以及中国(大陆)的军事活动。岸信夫在本月的两场国际会议上也妄议台湾问题。

  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5日在演讲时声称,大陆如果对台动武的话,日本政府将认定这是安全保障相关法所规定的“存亡?;绿?,有可能行使受限的集体自卫权。他还宣称,如果台湾地区发生大问题,美日要一同“防卫台湾”才行。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日本军国主义曾对中国犯下罄竹难书的侵略罪行,某些政客时至今日还对台湾念念不忘,充分暴露出他们没有深刻汲取历史教训。今天的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中国,我们绝不容许任何国家以任何方式插手台湾问题,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和强大能力。

  专家表示,在中日联合声明等四个政治文件框架下,日本过去对于台湾问题的表态还较为克制,而今年以来一些日本政客的不当言论说明,该国已经突破底线。美国纠集包括日本在内的同盟国,直言中俄是“威胁”和“敌人”,无非是想利用同盟国遏制美国的战略对手,维护美国霸权地位,这种做法是在挑起大国矛盾,事实上恶化了全球战略环境。日本追随美国,反而批评中俄,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美国将中国当作全方位竞争对手,日本则将中国视为“威胁”。日本夸大外部威胁,其实是在为进一步干涉中国内政寻找借口。

看清日本的战略目标和威胁

    一段时间以来,以安倍为代表的鹰派人士不断冒头,日本政坛右倾趋势渐显。现任首相菅义伟继承安倍的外交路线,上台后不断加深日美同盟关系。外相茂木敏充密集出访波罗的海三国和中美洲与加勒比地区四国,毫不避讳是为“抗衡中国影响力”。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在记者会上频频就涉港涉疆问题“表示关切”。日政客释放大量不友好的信号,导致该国民众对华好感度持续走低。

  多年来,日本在对华交往上始终秉持“既合作,也遏制”的原则,看重庞大中国市场的同时,也在暗中通过一些手段企图牵制中国。但在这个过程中,日本逐渐发现,凭借自己的力量难以应对不断崛起的中国,所以想和欧美捆绑在一起。

  特朗普政府对华态度强硬,但集中在经贸层面,这不是日本乐见的。拜登上台后,在政治安全、民主价值观以及所谓“人权问题”上对中国进行攻击。大国博弈为日本带来新一轮战略契机。在香港、新疆、台湾等中国内政方面,日本跟随美国“起舞”,希望国际舆论环境出现一些有利于它的变化。日本“拉虎皮扯大旗”,把以往幕后的想法搬到台前去“挑衅”。比如,日本内部一直有声音认为,倘若台湾发生不测事态,势必影响冲绳。因此,日本必须介入台湾问题,最好再拉上欧美等外部力量。

  日本总让外界误以为是“迫不得已”配合欧美,其实它在背后也做了很多工作。日本很狡猾,一直希望能够乘着“外部东风”,把一些想说而不敢说的话说出来,这对华是一种巨大的筹码释放。在今后的对华交往中,日本的态度会越来越公开,立场也可能更加强硬。

日本对华政策的“六只鹰”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
安倍晋三

    导致日本态度出现变化的原因是多重的,其中,也与日本政治核心形成了一个鹰派团队有直接联系。该团队成员除了现任首相菅义伟,还有岸信夫、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和金融担当大臣麻生太郎、自民党税制调查会长甘利明以及前首相安倍晋三。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70后”中山泰秀是日本国会跨党派“友台”组织“日华议员恳谈会”成员,他和岸信夫都曾在去年访问台湾吊唁李登辉。去年12月底,拜登当选美国总统但还未正式上任时,中山泰秀曾称,台湾的安全是“红线”,他呼吁拜登在支持台湾面对大陆“来犯”时必须“硬起来”。

  至于岸信夫,他与台湾的交情在日本众所周知,此人可能是保守派中最重要的“友台”政治人物。据台湾“风传媒”报道,岸信夫是“日华议员恳谈会”干事长,支持台湾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国际民航组织,与台湾政坛人物交流密切。2015年10月,当时是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拜访安倍晋三的家乡山口县时,就是由岸信夫全程陪同。蔡英文两次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他都亲自祝贺。岸信夫还与赖清德、苏嘉全等人见过面。日本政坛任何支持台湾的行动常常能看到岸信夫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去年,时任日本副外相的岸信夫曾在日本一家政论杂志撰文称,期待美日台进行安全保障对话。他对美国“比以往更支持”台湾的做法给予肯定。岸信夫的这一表态被认为是呼应蔡英文接受《产经新闻》专访时的内容。后者当时称,台日在提升对话层级、信息交换、网军应对等安全事务上仍有合作空间。

  “风传媒”说,除了“友台”,岸信夫还是多个右翼团体的成员,比如日本会议、神道政治联盟国会议员恳谈会等。他支持修宪、支持对日本能否部署核武器进行辩论、否认日本曾在二战期间强征“慰安妇”等。

  众所周知,岸信夫是安倍晋三的弟弟,其外祖父岸信介是知名“友台派”,外叔公是佐藤荣作,他和岸信介是日本二战后“唯二”以在任首相身份访问台湾的领导人。因为岸信介的长子膝下无子,岸信夫一出生就过继给舅舅,成为岸家长子,直到要上大学时申请户籍誊本,看到自己的身份是“养子”,他才知道自己出身安倍家。

  《联合早报》说,日本防卫省的一号和二号人物都是“挺台”色彩较重的人物,但在谈及台湾问题时,他们都是将其放在日本国家安全与利益的框架中审视,这也反映出日本对台湾问题的焦虑更多出于对自身安全利益的考量。

△麻生太郎
麻生太郎

  而麻生太郎是在日本政坛混迹多年的保守派政治人物,可谓“位高权重”。麻生太郎带有明显的右翼色彩,2005年至2007年担任外相期间,他发表过“价值观外交”“自由与繁荣之弧”等看法,明显针对中国。在参拜靖国神社这样的敏感历史问题上,他还提出过将神社转换为与宗教无关、由国家管理的机构这一想法,引发日本是否会再度走向“政教合一”的担忧。在麻生太郎的“胡言乱语”中,经常能看到其讨好日本右翼反华势力的嘴脸。

  甘利明也是日本老牌政客,从1983年连任议员至今,历任劳动大臣、经济产业大臣、内阁府特命担当大臣(规制改革)、经济再生担当大臣等。2020年,日本自民党“规则形成战略议员联盟”举行了一次会议,对于禁止TikTok等中国应用软件议题进行了讨论。牵头召开这次会议的正是甘利明。2019年,他还曾要求日本政府效仿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在首相官邸设立一个经济外交和安全保障领导机构,声称“期待它能引发针对中国的讨论,进而产生遏制作用”。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安倍、甘利明和麻生太郎正在对日本的外交政策施加影响力,同时在选择政界未来的接班人选上扮演关键角色。他们被称为“3A”,因为这三个人的姓氏中都带有“A”。他们成为“日澳国会议员联盟”的高级顾问或者顾问,致力于加速推进日澳之间经济与安全事务的双边合作。同一天,安倍成为“自由与开放印太小组”的高级顾问。

    《日经亚洲评论》称,这两个小组都带有遏制中国的色彩。5月,自民党成立了半导体战略工作小组,甘利明担任主席,安倍和麻生是高级顾问,该小组建立的目标是打造不依赖中国的供应链。甘利明曾称,在半导体领域,日本应从安全角度出发,只与盟国和“意见相同”的国家进行合作,不能引入中国企业,对韩国也必须小心对待。

  如今,安倍虽然退居幕后,但他被认为是影响目前菅义伟内阁政策制定最重要的人物。在安倍执政期间,他对中日关系保持了比较灵活和务实的姿态,但其鹰派底色仍在。安倍政府曾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则”、解禁集体自卫权,通过多项举措弱化了日本和平宪法对军事活动的限制。他卸任日本首相后,参拜了靖国神社。

美日联合澳英部队演练两栖作战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近日,日本陆上自卫队离岛防卫专门部队“水陆机动团”与澳大利亚陆军、美国海军陆战队、英国海军陆战队一起,参加了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演习场举行的“护身军刀”联合军演?!盎ど砭丁笔前拇罄橇侥暌欢?、规模最大的联合军演。在此次联合军演中,日本派遣“水陆机动团”作为遂行任务兵力。

    “水陆机动团”名义上用于“离岛防御”,实质上是具备攻击能力的“海军陆战队”,其力量编成、主战装备和战术训练等具有明显美式风格。该团规模约为3000人,包括通信、工程、后勤等支援保障力量,拥有美式AAV7两栖突击车、MV-22“鱼鹰”运输机和LCAC气垫登陆艇等装备,担负水陆机动作战、两栖突击作战、空中突击作战任务等。据报道,此次联合军演涉及后勤保障、两栖登陆、地面机动、城市作战、空中作战、海上作战和特种作战等演练课目。

  近年来,日本加强与美国战略协作,积极充当美国“印太战略”的“马前卒”,军事战略方针更趋冒险、主动。一方面,日本试图通过积极响应“印太战略”向美国抛出橄榄枝,深化日美同盟关系;另一方面,日本希望凭借联合军演提升自身军事存在,加速拓展地区影响力。

  日本在台海问题的所作所为,体现了日本对中国的自卑、自大而又恐惧的复杂心态。2020年大陆GDP总量是日本的3倍,日本政府和媒体无法正??创泄姆⒄?,心里极不愿承认中国比日本强大这一现实。去年以来中国抗击疫情成果显著,日本应对疫情不利,经济复苏乏善可陈,日本对大陆的心理发生很大变化:一是酸葡萄心理导致其对中国莫名其妙的担心和恐惧,害怕大陆强大后对日本形成压倒性优势。日本感觉凭自身的力量单挑中国是不够的,必须借助群狼战术,与美西方搞“小圈子”联合反华为自己壮胆。二是日本发展越来越落后于中国,也给日本人带了前所未有的自卑心理,于是日本欲支持“台独”,搅乱台海问题,趁浑水摸鱼,给中国找麻烦,防止中日力量的对比加速扩大。

  中国的崛起和民族复兴势不可挡,台湾问题也不可能无限期拖延下去。对于日本不断利用台海问题干涉我国内政,我们有信心、有定力,坚定不移地做好自己的事情,锚定“建设现代化强国”的目标,按照我们自己的既定步伐向前走,不为其左右。作为日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们可以充分利用经济手段敲打日本。只要潜心于自身发展,解决了台湾问题之后,日本利用台海问题围堵中国的小算盘就会分崩离析、土崩瓦解。

 

    来源:环球网、中国国防报、海外网等综合